“别人攒钱旅行,而我靠旅行谋生。”酷讯网首位旅游体验师郝娜这样说。


走遍各地赏美景、住酒店、享美食,却不用花自己一分钱,同时还有报酬拿,旅游体验师成为很多年轻人心目中的“美差”。


生活水平的提高使越来越多人产生休闲旅行的需求;另一方面,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打造的各地方也有推广需求;加之旅游网站对内容的需求,多方的需求在互联网平台互相搭上,旅游体验师应运而生。


旅游体验师有兼职和专职之分,有时间、能拍、能写、善于分享并有分享的平台是基本条件。

重庆人杜洪明,兼职旅游体验师已有3年多。在他看来,从事这份工作的首要条件是“喜欢旅行”。本就热爱旅行的他,会用博客或微博记录下自己旅行的所见所闻所感,并配以摄影照片,这些旅行经历的分享为他积累了不少圈内资源和人气,“自己有了平台,自然会被邀请做旅游体验师,前提是真的喜欢并善于分享。”他说。


而对生活在英国诺丁汉的博嫣来说,成为旅游体验师,“其实是个意外”。在英国读书时她在当地旅游公司兼职。擅长唱歌、画画的她,因为在“微视”上传弹唱视频而无意中积聚了大批粉丝,目前粉丝数已过百万。所在公司特地为她设立了旅游体验师的职位,开始做唱游,将弹唱与旅游相结合,目前她的身份是“环球旅游体验师”。


旅游体验师要么会拍照,要么擅长写文案,而博嫣这类以拍视频为主的比较少见。“这个岗很少招聘素人(即平常人)做体验师,基本上都是旅游达人或者外聘网红进行宣传。”博嫣表示,她因外形和才华而具有的吸引流量的能力,或许才是公司所看重的。


旅游体验师的确乐于分享,微博、微信、微视上,他们利用碎片化的时间随时随地分享自己旅途中的照片、文字和视频。杜洪明说:“因为我本来就喜欢分享,能感受到分享的快乐,通过分享又可以提高自己的曝光率,就可以接到更多的邀请。”两者形成良性循环。


在社交网站上的分享也是工作的一部分,通常根据主办方或者旅游公司的要求进行。另一位在美国的兼职旅游体验师张欣妍表示,她的工作内容包括全程直播,有需要的话要接受媒体采访,此外,需要拍摄照片,录制微视频,后期撰写游记,来配合合作方的宣传。


旅游体验师要熟悉各地的旅游情况并分享,这并不如别人所想象般轻松,虽将旅游当工作,但终究是一份职业,需要付出必要的辛苦和努力。杜洪明这样形容:“眼睛在天堂,双脚可能在地狱。”


2014年7月,博嫣在肯尼亚唱游的一个2分19秒的视频获得了瞬间微视大赛主题榜“人在旅途”的周冠军。短短的视频背后却投入了巨大的工作量:在肯尼亚辗转50多个场景,将同一首歌演唱了50多遍,拍摄时间长达7天,风景和动物的空镜总计四百多个。


女生作为旅游体验师,遇到需要独自完成的体验项目,会很辛苦和不易。2014年7月张欣妍曾独自去台湾完成了三个离岛的行程,“需要海陆空大连运,作为一个女生自己走完全程还是经历了预想不到的困难,”她说,“6点起床搭船到兰屿,浮潜3小时,骑行3小时,被珊瑚礁刮到一次,摔车一次。”


因为不属于某一固定公司,兼职的旅游体验师并没有固定工资,通常以稿费、活动邀请的劳务费以及广告费作为旅游收入。“目前除了接任务的旅行之外,我的旅行支出都是自己来承担,大多数自由撰稿人也是这样。能够完全实现收大于支的很多博主一般都是接了比较多的广告。”张欣妍说。


在已有的工作和旅游之间找一个“平衡点”,是兼职旅游体验师需要考虑的另一个问题。


杜洪明经营着一家不大的贸易公司,拥有不少旅游体验机会的他,根据自己工作时间和兴趣来选择出游。在外通过电话和电脑处理自己的工作,他也庆幸自己工作时间比较自由,可以两者兼顾。


而出于对现实的考虑,旅游体验师对女生来说也许并不是一份长久的职业。


1987年出生的博嫣预计长期从事这份工作的可能性并不大,女性个人的吸引力会随年龄增长降低,也会遇到家庭的牵绊和社会的压力,“虽然很喜欢这份工作,但想要把它变成事业,需要魄力和毅力。”博嫣计划两三年后会慢慢转向产品开发和推广工作。


做过两年旅游体验师的另一位女士,目前辞掉了从前的工作,在银行上班,朝九晚五。“我比较崇尚自由,但最终还是向现实妥协,”她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:“将自己热爱的事情当工作很好,但最终得考虑现实。”她计划每年给自己两次国外旅游,来满足内心对旅游的热爱。


2016年09月17日

文化旅游升温并迎来“野蛮人”

上一篇

下一篇

旅游体验师:不容易的“美差”

添加时间:

来源方式:原创